海量铜钱
星阵礼包
四象图碎片
来大神天天领福利
2.3万名玩家今日领了福利

关于兄弟情深这点事儿·四

——楚遗风&萧疏寒相关资料整合 (下)

前情提要:【关于兄弟情深这点事儿】·萧疏寒&楚遗风 上篇


四、相关剧情

明月惨案简介:

朱文圭与明月山庄大少爷李如晟一见如故,引为挚交本欲借山庄之力起事。却不料反被李如晟父子算计。李氏父子觊觎他的宝藏和玉玺,将其囚禁于水牢之中,日夜严刑拷问。

他以奇毒“但愿人长久”牵制李如晟,隐忍三年,终借李如梦之手逃出水牢,在山庄的水井和酒里投入奇毒“子不语”。该毒使山庄之中所有人状若疯魔,自相残杀至死方休。而本就华山楚遗风携武当萧疏寒之未婚妻私奔一事前来和解的华山、武当弟子,也受其牵连。连同明月山庄上下一百余口,尽数死于明月山庄。经此一事,华山背上了为祸武林的骂名,声誉大损。楚遗风侥幸逃脱,坠落悬崖,杳然无踪。

 

“你说,那个道长今年还会来吗?”

“嗨,每年的这个时候,他不都要从这里乘船去对岸?我看啊,今年也差不多到时候了。”

“说来也是,这都十几二十年了吧……没有哪一年他不来的。

“也不知道他是要去那边做什么,总不会……是去鬼宅吧?”

“也不是没有可能!听说那儿死了一百多口人,说不准这道士嘛,总是要过去捉鬼的。”

“……那也没有连捉二十年的吧!”

“你又懂什么?厉鬼、厉鬼知道吗?捉起来更费功夫,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往年那道长都会来我这儿喝几杯茶,歇上一两天再乘船离开。他身边有时还跟着一个姓郑的小道长,今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他自己来了。除了他,几乎没什么人从这里坐船去那边的鬼宅。他那一头白发冷冷清清的样子,记不错的。

 

萧疏寒:遗风有子如你,甚好。养子也好,亲子也罢,他若尚在人世,定会为你欣慰。江湖之中不论是武当还是华山,都盼着有人能揭开那日真相将无数冤魂沉冤昭雪。……人间之缘,玄玄妙妙。但若诚心,或有帝君于九天之上福佑。贫道亦会为此祷祝。

 

少侠:都说您已经得道不理会红尘杂事,为何对明月山庄的过去如此挂怀。

萧疏寒:心有记挂,不破恐成心魔。

少侠:那您指的是……

萧疏寒:沉冤昭雪,善恶有报。

——主线十三·明月如梦


*似乎由于游戏改版,新旧剧情对话言辞略有差异。说起心魔,似乎今年7月的【惊蜃影】活动,楚遗风以心魔形态出现了。(不过是楚留香 清崖的)

 

少侠:晚辈拜见萧掌门。闻道长剑道之高,晚辈只能望其项背。

萧疏寒:闻师弟此人,看似痴迷剑道,不顾忌他人,但若与他相熟,便能理解他的纯粹,他的处事自然之道——这一点倒与我一位旧友十分相似。

少侠:请问这位旧友……是……

萧疏寒:他是一位光明磊落之人,他让我明白当一人处在纷繁人世中时,八面玲珑只是执于虚妄,保持至纯至真方能发现万物的真相。

少侠:萧掌门一生清峻如谪仙人,难道生来就是这么无情么?

萧疏寒:(默然良久)也曾有情,只是故人远行未归,有情也是无情。昨日抑或今日,有情抑或无情,已然毫无分别。

——【奇遇·交情日笃·无情剑】

*光明磊落,虽然但是,掌门你还记得楚遗风和你未婚妻李如梦私奔了么。


萧疏寒:故人远行终未归,道是有情亦无情。

——【2018重阳 共饮·萧疏寒】

五、万卷藏书

少年一生不识愁·初逢

那年清风朗朗,月在中天。缥缈清丽的笛音自长生殿传来,打乱了武当山的静谧。熄灭的烛火三三两两亮起,随意披着外衣的道士们揉着惺忪睡眼从屋内出来,寻找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。默默誊写完《太上感应篇》,萧疏寒吹熄了烛火,仿佛外面嘈嘈切切的议论声与屋顶的笛声不存在他的世界。

夜凉如洗,星悬天河,长生殿前的小路洒满了银辉。议论声渐渐散去,明日的早课是掌门亲自督导的,谁也不敢怠慢。而笛声依旧,袅袅悠悠。喧杂时倒不觉得这笛音有甚特殊,静时倒品出些许意味。萧疏寒躺在床上,和着笛音一下一下地敲着身下的木板。“折花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*”这样的月,这样的笛音,让他无来由地想起这首诗。声渐稀,人睡去,一夜静好。

 

*出自南北朝陆凯的《赠范晔》。与友人远离千里,难以聚首。于是寄梅问候,体现了对朋友的殷殷挂念与祝福祝福。“一枝春”,以借代的手法,以一代全,象征春天的来临,也隐含着对相聚时刻的期待。

这里的吹笛人,结合奇遇·少年行剧情,及《少年一生不识愁·卧云》内容可知是楚遗风。说起来,他等的“海马吐雾”往往出现在狂放暴雨前,“清风朗朗,月在中天”实在不像是来等天象的日子。

 

少年一生不识愁·卧云

萧疏寒生性冷淡,喜爱之物甚少,唯独对音律倒似有几分兴趣。可惜无论是什么样的曲子,他总能吹奏成一种调调——没有波澜壮阔的雄心,没有哀泣不绝的悲恸,永远是清淡疏离的调子,在天柱峰上绵远飘荡。就和他的人一样,都是淡淡的。

祖师爷羽化登仙后,萧疏寒已经很少再去拨弄音律,倾听的人不在,也没有什么必要再去吹奏。可是那晚的笛音就像是扰乱一池冰水的石子,引得湖心泛起阵阵涟漪。阴云倾盖,山雨欲来。长生殿对面的桃树被山风吹得摇摇欲断,花瓣自枝干上凋零,一片、两片、三四片,它们在长生殿的,上空回旋复又散落在地。这样的天气,没有人愿意出来走动。难得停了课业,谁都想再睡一会儿。

萧疏寒翻找出自己的白玉箫,那是祖师爷送的礼物,取雪山下的寒玉制成,上面雕着数枝梅花。还记得祖师爷将此物送给他时所说的:“吾观此物与你颇为相称,只可惜上面所雕乃是梅花并非雪莲。然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如想参破大道,切记诸事不可强求。”他将此箫命名“卧云”,张三丰亦是十分满意。云孤高而清,像极了萧疏寒。

端坐床榻,萧疏寒开始回忆每一个音节,那些记忆无需用力回想便如潮水般一股脑地涌来。箫不同于笛,没有那股子清越,但是在这风雨欲来的时节,也只有幽静的箫声能抚慰人心的烦躁。又或许,不只只是人心。

曾经来过的少年再一次登门。为了蹲守天象奇观,少年已不知在华山与武当之间折返过几次。或许是机缘未至,他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别人所称赞的“海马吐云”。一次,只要一次就好。

少年躺在屋檐上看乌云压阵的翻滚涌动。长生殿中传来的箫声,少年自然也没有错过。疏淡克制——这是少年对吹奏人的评价。就连颂乐也能吹得如此清冷,武当山的小道士可真有趣。难道他就不怕皇帝砍头?

悠悠时光,曲毕音止,少年抬头看了看天,遗憾地咂咂嘴。一霎天光自乌云之中穿开,刹那间云消风散,万籁归静。他伸手,桃花自半空幽幽坠落掌心,似有芬芳。

 

*有点好奇,既然说是“倾听的人不在,没有必要再吹奏”,萧疏寒此时吹奏,是否也是察觉到了楚遗风的到来呢(?算作回赠上次楚的笛音?

另“海马吐雾”,根据网上搜索的结果是:“而传说中会吐雾的海马,就位于金殿的房脊上。”

所以楚遗风来蹲这个奇观倒是去金顶看房脊啊,来长生殿看天是没用的。名为看景,实则是?

 

 

武当奇观·十——陆海奔潮

夏天,雨后初晴时最容易发生云海奔涌的景象。我在武当这么多年早就看厌了,可架不住香客与新入门的在耳边哇哇乱叫,为了配合他们我还要露出一副“哇哦,好棒棒”的表情与万众同欢。

倒是我爹很喜欢看云海。每年他都会闭关一段时间,在陆海奔潮最容易出现的季节。记得小时候我还不懂闭关的含义,哭着闹着要找他陪我,大师兄哄不住我只好把我带去药王谷找他。当我看他并且大喊“爹爹”的时候,他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,就那样一个人对着云海,眼神缥缈悠远,我甚至怀疑他会随时登仙离我而去。

宋熙姐跟我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秘密,但我觉得像我爹这种人是不会有秘密的。大道无情,一个断了七情六欲的人怎么会有秘密。可惜宋熙姐这种不开窍的普通人不懂,要是我爹有秘密,我就跟她姓。

云海奔涌翻腾,如同千军万马浩浩荡荡驶入九霄。不知我爹在看云海的时候,会不会有仙人在银河上看着我爹?

 

*说到武当奇观系列书籍,快三年了,官方什么时候把剩下的几本动八景放出来?我也想知道让楚遗风来等了这么多次的“海马吐雾”是什么样的景致。

 

大道无情·一

他站在风里,望望四周,空荡荡的路上又剩下自己一个人。

就好像他在武当的时候,想来想去身边能自在聊天的人只有张师祖与几位师父,于是在很多夜里他就会施展轻功跳到南崖宫屋顶上,独自一人陷入深深的纠结中。

他决定还是继续向前吧,虽然狂风不止,进京的路还很长,但皇上还等着张师祖的丹方呢。

走进一间普通的客栈后,他瞧出了异样。客栈里正坐着一位如风一般逍遥快活的侠士少年,少年的桌前除了酒,就只有酒了。而整间客栈,除了少年,就只有他了。

对方解释道这是家黑店,老板已经被赶跑了。如果还有人想在这歇歇脚的话,就要自己伺候自己咯。他想了想,这和武当也没区别,便决定暂住一夜。这一住,他们便成了朋友。

在客栈房顶上,他们对着月色谈起往事。少年将酒壶扔给他,与他一同举“壶”邀明月。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喝酒,他竟醉了。他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自己的父母、师兄弟、未婚妻等等境遇,待他说完,那位少年的眼睛无比澄净,笑声简直响彻夜空。他每次想起少年的话时,都会先记起这声标志性的大笑: “……处得来就处,处不来就不理,你又不是银子,不会所有人都喜欢的。人生苦短,事事太过强求,累心累己……”

他们聊了很多,却忘了互报姓名。直到很多年过去他成为武当掌门后,都无法忘怀那夜屋檐上的明月,竟是如此澄净。

 

*此处可见楚遗风对于萧疏寒而言的确是很特别的存在——第一个一起喝酒的酒友、第一个同龄人的朋友、第一个倾诉境遇的朋友……楚遗风为人处世的态度,极大地开导了萧疏寒,使其勘破世情,踏入道门。

 

六、杂七杂八

【神兵利器】

镇玄袴:萧疏寒与楚遗风初遇的时候便是穿着这套镇玄装,近三十年过去,这套衣服仍被萧疏寒保存如新,然而故人坟冢却不知在何处。

震岳佩:“听说齐无悔师兄和风无涯师兄师兄有互赠玉佩之谊,当年的楚师叔和武当萧掌门也是一样,他们之间的感情啊,岂是我们这些小辈说得清的?”苗剑偷偷对你说。

醉红尘·北冥带:路转师兄抱着同胞师兄峰回的北冥带,于一个夜晚在长生殿门口放声高歌。对此,不愿透露姓名的薛师叔很纳闷——这年头搞音乐的人都喜欢长生殿吗?

*“都”这个字就很灵性,就很巧,楚遗风之前也在长生殿上半夜吹笛,扰人清梦,然后别人还逮不着他。

说起玉佩,游戏片头CG楚遗风带的那个双龙玉佩似乎有什么特殊之处,毕竟朱文圭带了这么多年。



“是年,江湖中涌动着关于双龙玉珏的传说,人说得双龙者得天下,而这盘旋着龙纹的装备,在江湖中一旦现世必将引起拔地摇山的变化……”

——神兵利器·各门派初级金装

*哪里来的谣言,离谱。

 

【天香秘录】

‌求道者应无杂念,所求甚多之人,于红尘难以割舍,既是尘缘未了,又何以得道?‌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‌

孰能浊以静之徐清。孰能安以动之徐生。‌

四季倏忽而过,白驹也从光阴的缝隙中来又回。有的人霜雪满面,一颗心在红尘中辗转,如冰清愈加剔透,如同谪仙。有的人,却还是昔日少年的模样,神采飞扬……

 

【打坐八卦】

少侠低声和同伴议论,听说武当的萧道长被抢了老婆一点都不生气,是因为他有点别的癖好…… ——武当八卦·肆

*嗯?因为不想重返红尘么?哦吼,这我就很怀疑是不是楚遗风带李如梦私奔的时候,萧疏寒其实知道。


【节日活动】

2018·花朝节

【萧疏寒花签·雪莲】:荣枯不与众芳随,淡宁谪仙。“荣枯不与众芳随”,过誉了。

*说起来,萧疏寒传记·一里似乎提到因为先天不足,自幼服药,身体似乎也被药材熏染,带着药香——莫不是雪莲香?

 

2020·元宵灯谜

解落三秋叶,能开二月花,过江千层浪,入竹万竿斜。(打一字)

萧疏寒:虚无缥缈却真实存在,此为“风”。


2020·中秋·几时月圆·死别

少侠中秋时节,去中原闲逛,路过明月山庄,遇到一个迷路的小孩。小孩言说他看到了一个白发鬼,少侠前去一探究竟——

少侠:咦,那不是萧疏寒掌门么?

付小暖:他,他就是我看到的鬼!

少侠:那不是鬼啦,他可是个生生的人!

付小暖:真,真的么?如果他是人,为什么要待在这么荒凉的鬼宅里,今天是中秋,他不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的吗?

少侠:……此事说来话长——算了算了,你还小,说了你也不懂。我们还别去打搅他了。


皓月剑

楚遗风年少时抄诗时,读了好几遍“心闲自有,清风皓月知”引以为人生信条,并为佩剑命名曰:皓月。

*剑首上雕刻的是莲花么,妙。


卧云

除剑术外,楚遗风还十分善乐。身上佩戴着一柄白玉萧,名曰“卧云”,乃是武当现任掌门萧疏寒所赠。

 

*巧,是梅花,这很华山。

 

【当你向一梦江湖小精灵提问时,你会得到什么】




附:官方公众推送《全门派现代装!西装!性转!你可以!》




Coser:萧疏寒 宫寒Ghan  楚遗风 卡西Casi

 

附:微信官方公众号 同人画

【同人】武当后山孤坟惊现一壶热酒,真相竟是...

画师:JZ_漠城宿

 

附:游戏片头CG

来源:b站 网易一梦江湖官方



资料较多,分为上下两篇发放。整理不易求转评赞关注!


前情提要:【关于兄弟情深这点事儿】·萧疏寒&楚遗风 上篇


对江湖故事感兴趣的少侠,还可以看看:

【关于兄弟情深这点事儿】·齐无悔&风无涯 上篇   下篇

【节日限定·金陵npc对话合集】 2018·戊戌年   2019·己亥年   2020·庚子年

更多精彩内容,见本人专栏 #一梦江湖志#

 

其他精彩内容:

【各门派常用神厨菜谱一览】

【三尺青锋解锁材料整理】

【云梦培养攻略】(2020年10月5日更新 万字精品萌新向攻略)


评论 10
我记得以前看别人说过一个暗语🤣楚留香,是因为故人留香,原随云,是因为故人卧云
其实方思明,楚遗风,萧疏寒,朱文圭每个人都挺可怜的,可惜回不去了,哭死😭😭😭
厉害了厉害了!感谢真理!!!
九夜天明: 回复@请输入昵称没有昵称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❤
<共2条回复>
好棒好棒!
蔡居诚想调戏,方思明心疼,掌门和楚遗风伤我心了😭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